Stroll Sir

路人

林墨含:

把夜的温柔给我
子夜的歌安慰不了你的睡梦
不论这一生颓废或者辉煌
等天一亮便可以死去
俗世的枷锁禁锢信誓旦旦的自由
风吹过的地方
年龄终于成为羁绊
啊,年轻人,可爱的年轻人
娶妻生子,莫负韶华
这俗世的催魂丹
于我却是催命丹
我可是年轻的路人啊
在夜的温柔里前行的路人
年轻的品质
年轻的自由
年轻的男欢女爱
还有路的尽头
年轻的葬礼


©林墨含
2016年3月16日   成都

默剧

如此相似

林墨含:

我当了一年的老人


在安逸的城市妥协着曾经信誓旦旦的理想


一棵荒老的南方的树


变味的漶散情歌,嘶哑飘离




珍贵的种子压抑在沉闷的心墙


重金属的嘈杂冲击那些金碧辉煌的苟且


在寂寥的成都的夜里


偷偷翻阅曾经写下的只言片语


”坚持自己的理想,并排除万难去实现它“




所以,我决定去拯救这位少年


连同这片夜色






©林墨含


2016年2月26日  成都


微信公众号:mohanlive

释然

我之亦然。

林墨含:

真的会坦然地面对一切


在你离我最遥远的此刻


一切似乎已经释然


每次登陆邮箱


却还要敲打你的名字


不是为你写信


因为密码里有你的名字




©林墨含


这不是诗。2015年9月22日胡言乱语,于成都

如果少一点混凝土。。

每次都是这样,我已经不知道这是不是我追求的生活。。

不明的关系与情感

鹰婕Jane:

过去某段关系或情感,

走到一半突然告别。

不明白为什么也是正常,

因为关于它们的缺陷与匮乏,

总是要在日后才了然于心。

而且那些恍然大悟是自己时不时地跃入脑海,

挡也挡不住。


于是明白,生活的昭示,也有时差。



胡言乱语

正如我们还那么一如既往的执着

林墨含:

终有一天你会变成这样的人,一个不被自己喜欢的人,一个永远漂泊在梦想之他乡的人。去逢迎他人的愿景,去投降于这个世界,去成为别人。你注定只是这个世界的陌生人,在陌生的城市,在陌生的街巷,在陌生的大河边唱一曲风的挽歌。人如尘埃般随风而逝,岁月的积攒成为苍茫历史苍白的脚注,谁在角落哭泣,谁在童年里欢笑,谁在最美好的华年里将你伤害。你不得不走了,走进生活的牢笼,走进这个可爱的可笑的可悲的世界。




©林墨含


公众微信:mohanlive

林墨含:

不曾奔走江湖,所以不能相忘于江湖,认定了便无法忘却、无法抛弃。我只是我,不奢望成为你的一部分,所有我将要去的地方都是我未曾谋面的故乡,却只有一个你,任凭我在你的疆域流浪。




©林墨含


微信公众号:mohanlive

继续走继续失去。

倒。影:





[壹]


窗外的雨刚好落下的时候 我熄灭了明晃晃的灯。房间瞬间从通透的明朗转而成了幽暗的漆黑 待片刻便可以隐约看见投射到窗户上的一丝光亮。


他们说这是眼睛的适应期。


从原本少说一句都忍不住 整天笑出眼泪的状态 变成一天都说不了几句话和面无表情的无奈 谁也不知道这段日子以来我的适应期熬得多疲惫。


总有些人 握紧你的手说着与你相见恨晚的话 却始终走不进心里。也有些人 见面只是微笑点头没有任何寒暄 你却知道他是那个赖在心里不会走的人。




[贰]


总想在时间的罅隙里翻出一两本纪念青春的相册。姣好的容貌 如花的笑靥 清爽的马尾 干净的校服以及白亮的布鞋。少年熠熠发光的指尖触碰着篮球 少女频频回首的目光追逐着梦想。


可偏偏 收到的信笺越来越少 直到现在寥寥无几的屈指可数。同样的 相册也变得空落起来 像没有分到糖果的委屈的孩子 尽是失落。




[叁]


往往很多时候 满满一肚子的话想跟你分享 兴高采烈地打开对话框 构思好要如何才能最简练地把事情说清楚 让你觉得我是漫不经心随意发的一句话。


然后再心急火燎地等你的回复 在等了几分钟后收到你的一句无所谓的回答时 好心情就像完全被浇灭了一样 再没有说下去的欲望。


我说 谁都想不起说你好的那天 可是说再见的那天始终历久弥新。


就如同在某一个同样落着微雨 温度恰好的清晨 你敲开我的窗子说声打扰 而我微微笑起来说着你好。




[肆]


与滂沱大雨相偎倚的此刻躲在黑夜中的我睁着双眼在与清醒对抗。屋外的夜灯昏黄着守护着长街。


不如你的春风十里 怨这夜太漫长的桥边芍药 以及垂垂独钓的一轮新月。


他们说百无聊赖的是我 欲说还休的是我 不懂愁滋味的依然是我。百口难辨 索性就通通只怪你的过分美丽吧。




[伍]


愿你一生有山可靠 有树可栖。


而我一生何求。